? Editing: Post:21.body Save Delete Cancel

Newest topics

Follow in NewsfeedFollowing
+ Start new topic
stickied

Title

Body
^1 ^2 added ━ started by user_name
stickied

潘汉年案与胡风案的巧合之处

六十年前的春天,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天子脚下的北京先后发生了两件令人疑窦丛生的重大案件:一个是长期从事情报工作的潘汉年被秘密逮捕,另一个是著名诗人、文艺理论家胡风被以反革命集团罪逮捕,而逮捕他们的命令竟然都是直接来自党和国家的主席毛泽东。 1956年4月25日,毛泽东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做《论十大关系》的报告,谈到“顶级反革命份子”时说:“甚么样的人不杀呢?胡风、潘汉年、饶漱石这样的人不杀,连被俘的战犯宣统皇帝、康泽这样的人也不杀。不杀他们,不是没有可杀之罪,而是杀了不利。”胡风、潘汉年这样两个远离权力中心的人物到底犯有什么“可杀之罪”,居然有幸排列在“反党集团”头目饶漱石之前? 潘汉年的核心罪行据说是因为他隐瞒当年私自会见汪精卫一事,可这只是一件已经过去十多年的陈年旧事,当时毛泽东对此事并非毫不知情,而这个历史事件对现时的政局更不会产生任何影响。即便需要惩罚潘汉年,也应当淡化处理,尽量减少影响,将其弃之不用、软禁起来也就够了。如此大张旗鼓地处理这件事,尤其显得反常。而胡风的被捕也非常奇怪,五十年代国人知道胡风,恰恰是通过那首歌颂毛泽东的长诗《时间开始了》。在诗中,作者将他心中的毛泽东几乎比作了踏破洪荒、开创宇宙的上帝,崇拜敬仰之情溢于言表。固然毛泽东对意识形态极端敏感,对胡风的文艺理论不满,有意用延安文艺精神统一思想,但是,身为最高领袖也大可不必亲自操刀,尤其不必给其一个反革命的桂冠。潘汉年被逮捕,事先毫无征兆,连为潘汉年传书的陈毅也倍感惊讶,而胡风被捕更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两位钦犯的所谓罪证几乎都是在他们身陷囹圄之后才发现的,那不过是为领袖决策背书而已。胡风事件的重要当事人舒芜事后也多次讲到:“真没想到会搞得那么厉害!周扬他们也没想到”。 尽管潘汉年和胡风罪名相异、缘由不同,冤案平反后有关部门给出他们落难的原因却基本相同:“主要是当时(毛泽东)对阶级斗争形势的错误估计”(罗青长),“当时,毛泽东在思想上存在着对国内阶级斗争形势,对敌情,估计过于严重的‘左’的情绪。”。 让我们先回到那个时代,据此来把握当时的政治脉搏。1953年3月5日斯大林死亡,不仅引发了毛泽东继承其衣钵的雄心,也带来了调整内部权力格局的契机,由此开始了中国政治的多事之秋。就在周恩来率团在莫斯科参加斯大林葬礼的时侯,3月10日中共中央作出决定,撤销以周恩来为书记的中央人民政府党组干事会,对中央政府的领导工作重新作了分工,周恩来除名义上负总责外,具体工作只分管外交。负责确定国家计划工作的高岗大有后来居上的趋势,俨然和刘少奇、周恩来成鼎足之势。然而,阴错阳差,却由此导致了中共建国后的第一次党内重大冲突,以高、饶落马暂告结束,这便是历史上的高饶事件。高岗自杀后,毛泽东深感惋惜和懊悔。高饶事件于1955年3月落幕后不久,同年的4月初到5月中旬这一个多月时间内,就接连发生了潘汉年案和胡风案。 潘汉年案件事发突然,落在1955年4月这个时间点或许有偶然因素,而已经持续了数年之久的胡风问题,也在这个时间点陡然发生了本质性的突变,恐怕就不是偶然事件了。除了敏感的时间点巧合之外,两个案子的无厘头也极为相似。潘汉年作为一个为中共事业成功起到过重大作用的情报首脑,突然变成内奸,其突兀之处令人生疑;而胡风案,在逆境中的“一批明火执仗的革命党”居然在革命成功后成了反革命,即便是罗瑞卿、胡乔木等人也不会相信。但是,天底下没有无缘无故的事情,在这两个案件看似不合逻辑的外表下,其中一定有它隐而不显的逻辑存在。 在潘汉年和胡风的问题上,周恩来和毛泽东是明显不一致的。周恩来和潘汉年、胡风两位钦犯恰巧都有着极深的渊源,胡风自1937年至1949年前后,就一直在周恩来的直接领导下开展左翼文学活动,深得周恩来的赞许。用某些人的话说,胡风也算得上是周恩来的“身边人”。而胡风对周恩来的知遇之恩也极为感戴,以至于在书信中把仅仅年长他四岁的周恩来尊称为“父周”。后来,胡风在给中央的上书(30万言书)中,还极力表白了他和周恩来的关系,以示他对中共的忠诚。做为政治家的周恩来,当然是从政治的角度和胡风交往的,可能不像胡风那样看重双方的私谊。但是,胡风和周恩来关系密切在高层和文化人当中应该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潘汉年和周恩来的关系就更加不一般,早在1931年潘汉年就在周恩来的直接领导下从事秘密工作,并在顾顺章叛变后,和陈云、康生一起共同掌管特科,成为中共情报工作的首脑之一、上海滩上的神秘“小开”。到达江西苏区后,潘汉年又在周恩来的领导下,先后参与和十九路军、粤军的谈判,由此成为红军的“外交部长”,后来又协同周恩来参与第二次国共合作的谈判。正如周恩来在潘汉年被捕后对情报系统官员所言:“我同潘汉年交往的历史最长,关系最深,我都不紧张,你们紧张什么?”周恩来内心在想什么,他人无法断定,但是,在中共高层中周恩来和潘汉年交往的历史最长,关系最深却是确凿无疑的。 潘汉年从地方大员变为国家敌人只用了一天时间,其中的演变过程过于隐秘和突然,相关档案至今还处于秘密状态。通过潘汉年平反后公布资料可知,周恩来显然是对此案有怀疑的。潘汉年被捕后,根据周恩来的指示,李克农责成专人审查了解放前潘汉年的全部档案材料,于1955年4月29日,向中共中央政治局和书记处写了正式报告,提出了有力的反证材料: 一、中央屡有打入敌伪组织,利用汉奸、叛徒、特务进行情报工作的指示; 二、潘汉年利用李士群、胡均鹤等的情况都有正式报告; 三、潘汉年为中央提供了大量决策性的情报; 四、潘汉年所参与、了解的组织机密,一直未被泄露,直到上海解放; 五、潘汉年所属的重要关系,当时还在起着绝密的现实作用,这是毛泽东、周恩来同志所知道的。 这五大反证对潘汉年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尽管其中的每一条都足以推翻这个明显有悖常识的、所谓“内奸”的荒唐定性。而这些也足以质疑对潘汉年的处理,从一开始便像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由持续多年的胡风案件的演变更可以看出毛泽东和周恩来的不同。胡风案件最初是由胡风和周扬等人的冲突引发的,他们之间的矛盾源自三十年代的“左联”时期,其中既有文艺理论上的因素,也有人事上的因素,胡风和周扬等人可谓同志加宿敌。自建国之初,周扬等人就一直在部署和开展对胡风等人的整肃,当时主管文化工作的周恩来对此也有过批示,但基本上是以局外人的身份来对待胡风和周扬之间的争论。周恩来清楚周扬与胡风在历史上结怨很深,由周扬等人主导这次批判并不恰当。不过,周恩来基本上默认了周扬等人的所做所为。 毛泽东对这场批判也早就掌握,在胡风上书中央《30万言书》之后,1954年12月10日《人民日报》发表了周扬的文章“我们必须战斗”,对胡风提出的建议和批评进行了反驳,该文就经过了毛泽东的修改。尽管文章言辞激烈,在定性上也仅仅把胡风从“同志”改为了“先生”,并没有否认“胡风先生”在文艺事业上的劳绩,其批判依然限于思想方面,或者说还是按照人民内部矛盾来处理的。 1955年5月13日《人民日报》发表了关于胡风反革命集团的材料,问题的定性陡然发生变化。《人民日报》发表的胡风反革命集团的材料和按语都经毛泽东亲自过手,其中的编者按和许多按语为毛泽东亲笔所写,其篇幅之长在毛泽东抗战后的文章中少见。在毛泽东亲笔将原稿中的胡风反党小集团改定为反革命集团的时候,胡风的命运实际上便已经决定了,这一天是1955年5月11日。 为了制造一个胡风两面派的形象,5月13日的《人民日报》同时也发表了胡风的“我的自我批判”一文,然而,却选用了未完善的中间稿,对胡风尤其不利。当天,周恩来接到胡风的电话,说《人民日报》发表的“我的自我批判”,是第二稿而不是定稿的第三稿,“这里面肯定有鬼!”惊恐不安的胡风请求周恩来出面过问此事。周恩来随即打电话给周扬和《人民日报》负责人邓拓,核实清楚后,指示《人民日报》既然搞错了,要发篇检讨。奇怪的是,作为政务院总理直接下属的文化部长周扬却绕过总理,直接去请示毛泽东主席如何处置。毛泽东告诉周扬:甚么二稿三稿,胡风都成反革命了,……胡风是要逮捕的。 从毛泽东5月11日批示到5月13日人民日报公开发表,周恩来对胡风即将被逮捕的“机密”似乎不知情。否则,他下那个要《人民日报》检讨的指示有什么必要呢?不过,历来以机敏著称的周恩来,对胡风问题彻底逆转一无所知似乎也不太可能。退一步讲,即便周恩来过去不知情,那么在给周扬打电话的时候,他也应该询问一下人民日报为何如此定性。周恩来在胡风已经被宣布为敌人的情况下,还要求人民日报澄清事实公开做检查,实在非同寻常。后来,在“胡风分子”二号人物阿垄的问题上,周恩来再次提出反证——此人是中共地下情报人员,而不是反共分子。当然,周恩来的话对阿垄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他还是庾死狱中。 众所周知,毛泽东一贯重视思想宣传、重视意识形态的作用,立国后不久,毛泽东就先后亲自发动了对电影《武训传》的批判、对《红楼梦研究》的批判,以及对胡适思想的批判,但基本上限定在思想斗争的范围内,没有对具体当事人做政治处理,更没有当作罪犯看待。此后,还有过梁漱溟当众让毛泽东难堪的事情,而这个一向否认阶级斗争、货真价实的反革命,也不过仅仅遭到一顿痛骂而已,依然享受着很高的待遇。毛泽东为什么偏偏苛求胡风这样一个把他当作上帝一般尊崇的书生?想想看,日理万机的毛泽东为了这几个不足挂齿的书生耗费了多少心血,针对胡风问题写下的各类文章,仅收入《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的就有23篇之多。 潘汉年除了掌握许多核心机密外,更熟知中共秘密通讯的规律和方法,如果他是内奸,对中共的破坏作用可想而知。仅仅凭这一点,把潘汉年说成是内奸就无法想象。同样,对于胡风的反革命集团的定性,在事实和逻辑上更是有太多违背常识的地方。两个案件罪证之薄弱与罪名之大甚不相符,明显有小题大作、借题发挥之嫌。 1962年9月24日,中共八届十中全会召开,毛泽东出人意料地提出“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号召,中国的政治形势从此日趋严峻,直至最终文革爆发。然而,七年前被捕的潘汉年却在1963年1月经最高法院开庭正式判刑,仅仅一个月后,就被假释出狱,与妻子在农场团圆。同样七年前被捕的胡风,于1965年11月经北京市高院宣判、一个月后,也被假释出狱,全家团聚过了一个春节。其实,如果胡风积极和法院配合,也应该在1963年假释出狱。 潘汉年案件和胡风案件看似是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案件,然而,仔细对比,却可以发现他们有着许多的巧合与相似之处。首先,这两个案件都是毛泽东亲自操刀的钦案,两人被捕时间相近,长期关押不做审判的经历相似,实质性处理的结果也相近。此外,潘汉年、胡风还恰巧都和周恩来关系密切,周恩来对两个案子也恰巧都表示了怀疑并提供了反证。 来源:共识网 作者:余不洁 #潘汉年 #胡风 #周恩来 #毛泽东
^1 ^2 0 comments on Aug 31, 2018 ━ started by kai0
stickied

土地阴谋

据官方文件,土改从1950年冬开始到1953年结束,将近3亿的无地农民获得了7亿亩土地、近300万头耕畜、近4000万件农具、3800万间房屋和105亿斤粮食。 1950年土改时,中共本已控制政权,完全可以通过政府颁布法令,把土地分配给农民,实现和平土改。但是毛泽东们坚决反对这种方式,主张通过组织农民与地主进行面对面斗争,夺回土地,搞流血土改。他们先为农民设定了阶级敌人的比例,1948年规定“将土改中的打击面规定在新解放区农民总户数的8%,农民总人口的10%”,然后要各地按这个比例制造敌人。以当时3亿农民参加土改计,制造出的阶级敌人有900万人。 土改工作队普遍鼓励农民打地主,甚至亲自上阵打人。苏南2742个乡,有200多个乡发生乱斗乱打,218人被打、被吊、被迫下跪或被剥光衣服。新华社记者穆青写于1950年6月2日的《内部参考》中记载,河南土改,一个多月发生逼死人命案40余起,兰封县瓜营区20天里逼死7人。1953年春,广东西部地区的土改中有1156人自杀。当时广东流行一个口号:“村村流血,户户斗争。”据保守估计,当年土改杀死了200万地主分子,另有估计可能多达450万人在土改中死亡。 毛泽东通过发动群众夺回土地的办法把农民吸引过来,武装起来,让农民手上也沾血,也跟地主对立,这样农民就只能跟共产党走。这种分土地的方式,让农民有一种感恩思想,觉得共产党打土豪分田地,是为穷人说话、为农民办事。毛泽东曾总结他的成功经验:“每到一处,先必制造恐惧,以巩固基层政权。”通过杀地主、富农,基层老百姓都处在恐惧和紧张之中,就不得不跟共产党站在一起。任何人站在它的对立面,就可能会成为镇压和专政的对象。如此一来,它的基层政权就巩固了。杀人立威,你杀了人,大家就怕了,就服了,这个政权就稳固了。 除了杀人,还有重组阶级队伍。他要制造一种天翻地覆的感觉,使原来处于下层的一些人翻到上层,把原来处于上层的人压到下层。这也是它巩固政权的一个重要的手段。 土改之后为什么又搞合作化,将土地收归政府?为什么一定要走一个把土地分给农民的过场呢?有分析认为,这也是出于政治权谋。当初毛泽东说,将来我们建立政权后,要把土地无偿分给农民。这个承诺,对农民,特别是对贫苦农民,非常有号召力。如果他当初说,将来他建立政权后要把土地收归国有,恐怕农民谁也不跟他闹革命了。 土改运动的一项重要内容是在农村划分阶级,将农村人口划分为雇农、贫农、中农、富农和地主。贫雇农是中共依靠的对象,中农是团结的对象,地主和富农被定为剥削阶级,是打击的对象。从此,中国农村阶级阵线分明,出现了永远的下等阶级——地主和富农。当代文化批评人叶匡政说:“细究起来,土改的头等大事倒不是‘土地还家’,因为‘还家’的土地没过几年就被‘合作化’了。土改真正的大事是‘划阶级成分’,这划定的阶级成分不仅改变了很多人的下半辈子,甚至影响了几代人的命运。” 土改时,中国农民欢天喜地瓜分了地主、富农的土地。不旋踵,中共又将土地从农民手中收走,中国贫穷农民的土地梦做了还不到两年。直到今天,各级官员对土地都有极大的支配权。他们可以随便征地、拆迁,随便制定土地价格和补偿标准,继续让农民或者土地使用者蒙受损失。农民也就形成了一个观念:土地是国家的。政府予取予与,农民无话可讲,无可奈何。 (选自《黑五类忆旧》第二期,2010-08-16) 来源:黑五类忆旧 作者:李肃
^1 ^2 0 comments on Aug 31, 2018 ━ started by kai0

 

Follow in NewsfeedFollowing

Title

Body
^? ^0 username posted added
Please sign innew comment
Sign in as...
Submit comment
You are running out of your allowed space, please contact the site's admin at unknown to raise your limit.
user_nameadded ^1 ^2
Reply
Body
More comments
This page is a preview of ZeroNet. Start your own ZeroNet for complete experience. Lear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