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diting: Post:21.body Save Delete Cancel
Content changed Sign & Publish new content

信口开河

杂言/扯淡/语录/箴言

Follow in NewsfeedFollowing

Latest comments:

20080630 | 狄马:荒谬的苦难哲学

on Jan 15, 2018 · 3 min read

中国人喜欢赞美苦难,认为苦难能磨练一个人的意志,从而使一个人变得坚强和伟大。过去有一句话叫“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因而,现在的“成功人士”都喜欢把自己的过去说得一无所有,几乎每一个企业家都是白手起家,告贷无门,最后忍辱负重,不惜腆颜事敌,终获成功。流风所及,甚至一篇普通的中学生作文也总是喜欢讴歌母亲的任劳任怨,含辛茹苦,终将自己拉扯成人。但母亲的苦难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谁应该对这种苦难负责?做子女的在改善母亲的境遇方面做了什么?除非你打算继续让母亲享受苦难,否则,这些现实的问题是不容回避的。但在这些作品里,现实的苦难远远没有浪漫的抒情重要,不但不重要,好像还应该感谢似的,因为如果没有这些苦难,母亲就没有发挥“忍耐”功夫的舞台。

其实,苦难并不总是导致伟大。相反,在很多情况下,它毁坏了人的尊严,伤害了人的心灵,扼杀了天才的创造力。中国人在讲到苦难时,喜欢引用司马迁在《报任安书》中的话:“盖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底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但几乎所有的引用者都忽略了前面的几句话:“夫人情莫不贪生恶死,念父母,顾妻子,至激于义理者不然,乃有所不得已也。”谁也不能说,文王不拘就演不出《周易》;仲尼不厄就写不出《春秋》;屈原留在宫中,就不赋《离骚》;左丘眼明,就不会写《国语》;孙子脚好,就不修兵法;不韦仍然是宰相,就不编《吕览》;韩非不囚,就没有《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圣贤高兴的时候就一定写不成?因而,这是把特殊的历史情境当成了普遍的创造规律。

Read more

20090911 | 和菜头:连个黄网都找不到你还能干什么?

on Jan 02, 2018

我理解不了所谓“找不到黄网”是什么意思。找不到,说明力必多不够强大,不足以促使一个人产生各种必要的行动。同样的,连黄网都找不到,连最强力和原始的驱动力都无法使得一个人产生行动,得到结果,那么我根本不相信这个人还能做点别的什么。除非,他无需上网满足这一部分需求,在现实中已经拥有了足够的供给。

我相信的确有许多人当真找不到黄网,这就是人生的一种。所以,他们用不了Twitter也就不用,看不了Youtube就不看,有天Gmail也无法访问了,他们可以写航空信。当然,你还会听到他们叫嚷说:我实在是没有方法呀!谁能教教我?

没有人应该去教这种人,他们确实也不需要某些方法。那些真正需要的人,他们一定能找到通路。黄网也好,Twitter也罢,并不会真有多大的障碍。因为这些人的人生中,早已经习惯了自行寻找解决方案。他们不会坐等,也不会干嚎,而是挽起袖管,径直动手。这已经成为了人生的一种常态,遇见问题,解决问题,不等不靠。所以,他们的欲望会被得到尊重,总能得到满足。真心寻求,哪怕是一个黄网,你总是能找到的。而且,这种找寻过程会上升为个人处世的方法论,在其它事物上同样得到体现。

而那些连自己的欲望都无法尊重和实现的人,还能干点什么?

Read more

秋风 立宪失败的个案:阿克顿论法国大革命

on Dec 20, 2017 · 9 min read

《法国大革命讲稿》是阿克顿勋爵晚年在剑桥大学讲授法国大革命史的讲稿。1895年2月份,阿克顿被聘任为剑桥大学钦定近代史讲座教授,即开始连续讲授这门课程,其后由其弟子整理出版。

阿克顿本人生前曾以其不完善为由拒绝出版本讲稿,阿克顿的多个文献目录中亦未收入本讲稿。但其重要思想价值却是不容忽视的,尤其是在古典自由主义有关法国大革命的历史叙述极端稀缺的情况下。而且,本书具有阿克顿著作的典型风格:渊博而无滞涩,机智而不卖弄,叙述流畅而逻辑清晰,具有强大的思想穿透力。相信对法国大革命的历史具有浓厚兴趣的中国读者,会从中获得很多启示。

众所周知,阿克顿曾经写作一本自由史,据说,这是人类最伟大、但却没有写出来的史书。但阿克顿写出的散篇文章探讨比较连贯地探讨了自由的历史,而这部讲稿,似乎也可以理解为是阿克顿探讨自由史的一个组成部分;或者在我看来,更准确地说法是,它探讨自由是如何在错误的哲学的指导下、在狂暴的激情的驱使下,被从根本上摧毁的。

Read more

20130225 | 陈志武:为领土不惜一战的必要性在降低

on Dec 01, 2017

企业家不能够不去关心中国的外交政策,还有国防政策方面的讨论,我们也应该更多的意识到如果中国在未来这些年要发生一次战争的话,可能首先要做出牺牲的包括在座的这些企业家,你们的企业不管是从事外贸的还是不是从事外贸的,都会直接间接地受到很大的冲击。如果要是说让我做一个预测的话,如果有一个一定规模的战争,不管是钓鱼岛还是其他的,中国经济倒退十年是很容易发生的事。

国家、国界、领土实际上是非常人为的东西。既然是人为的,可以分可以合。我们不妨从一个更理性的角度做一些思考。领土的价值到底是多少?一寸领土到底值多少。当然不止是钱的问题,从国家讲领土价值到底有多高,尤其在历史上发生了哪些变化。

今天的人类社会除了中国人以外,谁也不愿意为了一寸土不惜牺牲价值而夺得一切。

即使中国的历史上历来没有一个独立的单一的一个中国,直到近代才开始一个单一的中国出现。

柏拉图在公元前四世纪的时候,就说最理想的国家规模是由五千零四十个家庭组成,超过这个规模那就说明太大了。亚里士多德说,国家最优规模,最优大小,最理想的大小是必须以人们相互认识为上限。只要你在那个国家里面发现有一些人是你不认识的,就说明这个国家的规模太大了。

当时的亚里士多德和柏拉图主要从管制成本来看这个问题的。既然大家不一样,国家人口太多了之后管制起来太难了,要把大家的偏好往一个统一的方向硬拉,去强行发展的话,最后太累了。这就是为什么回过头来想一想,秦始皇在中国两千多年前统一以后最后维持统一是那么难。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现在回过头去看一看当时秦朝的军队杀人不眨眼这方面那是必须的。那些警察和其他的官员必须是杀人不眨眼。否则这么大的国家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统一是不可能的。

很多的学者做了一个估算,人类社会游猎时代的时候,为了让一个人活下去,曾经需要差不多十五平方公里的面积。为什么让一个人活下去需要至少十五平方公里的面积?主要是食物链的原因。我们人是食肉动物,为了得到足够的蛋白质,我们要吃别的动物,别的动物吃别的动物,推延下去,让一个人活下来至少要15平方公里的领土才可以。

人类进入农耕之后,每个人为了生存需要最低限度的领土带来很大的变化,从原来人均15平方公里一下子下降到2平方公里。当我们在同样一亩地,年复一年,季复一季重复耕种的时候,一下子使得我们的淡水化合物我们对能量的需求一下子解决的很好,所以两平方公里就差不多了。再进一步地发展,人类社会开始把动物的养殖也放在家里面,家禽时代的到来。把动物圈养以后,每个人活下去所需要最低限度的领土又发生了变化,下降到0.5平方公里。到现代变化就更大了。所以我大概估算了一下,人类从原始社会到现在,每一个人为了活下去所需要的领土大概下降了1500倍。当然我们可能会问,既然这样子我们是不是还要为每一寸领土不惜一场战争,这是我们要思考的问题。

香港人均领土面积不到0.15平方公里的。香港、新加坡、韩国、日本等等很多我们熟悉的国家,也基本上印证了我们前边讲到的,现在支持每一个人活下去所需要的面积越来越少。

具体来讲主要是三方面的变化造成了在过去几千年人类社会为了活下去需要的领土下降了1500倍左右。最重要的标志是高楼的出现。每盖一百层的楼房,等于是把领土的面积,如果你占用的是一亩地,盖了一百层楼,你实际上给中国社会贡献了99亩新的领土。大家在下次盖高楼的时候,你也是在为国家做贡献。我们领土本来那么有限,但是你多盖几层,你就多为国家增添了领土。这就是我们在想为了一寸领土是不是值得动刀动枪的打仗。

货币化和市场化是根本上促进人类文明发展的驱动力。如果你通过贸易,通过跨国投资可以达到获得更多领土更多土地目的的话,你何必不采取花钱达到这个目的,何必用暴力用战争达到这个目的。

好在全球化在更大的范围内,让我们做生意的做商业的,不再受到国界的制约,你可以超越跨越国界发展你的市场。这样一来你从根本上减少了领土和国家规模给我们提供的边际价值。

Read more

20110930 | 韦森:法治、自由与伟大社会──重读哈耶克之六 - 华尔街日报

on Nov 30, 2017

http://cn.wsj.com/gb/20110930/WES080056.asp #自由主义

哈耶克论自由,既不像启蒙思想家伏尔泰那样简单地认为“自由乃随心所欲之谓也”,也不像哲学家伯特兰•罗素那样理想化地认为自由“就是我们实现自己的愿望不存在障碍”,更不像法学家和经济学家边沁((Jeremy Bentham)那样认为自由意味着不受法律和社会规则的约束(即反过来认定“每一条法律都是罪恶,因为每一条法律都是对自由的破坏”),而是把“自由”理解为在法治保障下的一种私人领域(a private sphere)、一种人的生存状态。

按照以赛亚•柏林的经典解释,自由的概念最初来源于个人希望能做自己主人的愿望:“我希望我的生命及其决定是依靠我自己的,而不是依靠外在的力量。我希望成为自己的工具,而不受别人的意志行为所支配”。

借用中国近代思想家和翻译家严复的译法和较精准的理解,作为“liberty”的“自由”,乃是指一种在法治之法(the law of the rule of law)之下的“群己权界”。

在《政府论》中,洛克就明确指出:“法律的目的不是消除和限制自由,而是维护和扩大自由。在所有人类组成的国家中,皆会有法律,无法律,则无自由”。

被哈耶克称作为19世纪伟大的法学家、德国历史法学派的创立人萨维尼(F. C. von Savigny)也曾说过:“在人类交往中,若要使自由的人生活在一起,让他们在各自的发展中相互支持而不是相互妨碍,就必须承认有一道无形的界限,保证在此界限内每个人的生存和活动享有一定的自由空间。划定这一界限和每个人个人自由范围的规则,就是法律”。

哈耶克一再指出,当任何人不受制于别人尤其是政府官员的专断意志和命令而只受制于法律的统治时,才会有自由。

Read more

马太福音 章10: 34-39 - 圣经 和合本

on Nov 30, 2017

你们不要想我来是叫地上太平;我来并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动刀兵。因为我来是叫人与父亲生疏,女儿与母亲生疏,媳妇与婆婆生疏。人的仇敌就是自己家里的人。爱父母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爱儿女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不背著他的十字架跟从我的,也不配作我的门徒。得著生命的,将要失丧生命;为我失丧生命的,将要得著生命。

Read more

20130101 | 为什么我们要给Google文化一支解毒剂

on Nov 27, 2017

Maria Popova: 我很担忧人们对网络的世俗偏见——网上的一切都是基于垂直时序。最新的东西浮上来置顶,时间久的沉底。它表明,仅仅因为是刚更新的,它就更适宜;可是在文化中,最好的观念是永恒的,没有失效期。这让互联网成为一个在组织信息和排序知识时令人棘手的媒介。最好的事情很显见——它能够以惊人的程度获取到近乎无穷的信息。正如我所希望的那样,我们找出更好的方式,让这些信息质变,转化为知识和智慧,我们就能够更好的改善前者和后者。

20121230 | Maria Popova: why we need an antidote to the culture of Google | From the Observer | The Observer

I worry about the temporal bias of the web – everything online is based around vertical chronology. The latest stuff floats at the top, and the older stuff sinks towards the bottom. It suggests that just because something is more recent, it's more relevant; yet, in culture, the best ideas are timeless, they have no expiration date. This makes the internet a tricky medium for organising information and prioritising knowledge. The best thing is the obvious thing – the remarkable access to nearly infinite information. It is my hope that, as we find better ways to transmute that information into knowledge and wisdom, we'll be better able to ameliorate the former with the latter.

Read more

20111106 | A Muslim boy attends a prayer session in celebration of the Eid al-Adha festival inside the Golden Mosque in Manila on November 6, 2011. (Cheryl Ravelo/Reuters) #

on Nov 25, 2017
Read more

20090105 | 崔卫平:与权力相平行

on Nov 14, 2017 · 2 min read

近期,周围时有一些不安的气氛,某个聚会被取消,某位朋友被“请喝茶”。有一则消息中,特地提到了本人的某篇文章被一家网站所“删除”,并断然推测:“她相信,网站管理者受到不少压力”。听上去这没有问题,一般人们正是这样表达的,但是我本人看后却感到不悦。

其一,拿掉一篇文章实在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完全不值得大惊小怪。而且我的原话强调的是这篇文章被“隐去”而非“删除”,不同在于“隐去”只是不对读者开放,它本身还在那里。我认为网站这样的处理十分温和,能够理解和接受,因此没有忘记说“我不准备鸣冤叫屈”。况且那是在广泛阅读之后,这件事情有什么好提的。都什么年头了,谁还这么娇气啊?

其二,“压力”云云,是这位记者本人在电话里问我的说法,她问我“网站是不是受到了压力?”我没有接这个话茬。实际上我对于网站的经营操作所知有限,等别人告诉我了再说也不迟,为什么我要事先去推测这件事情?而且更主要的,关于这个问题,我恰好有另外一些想法,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所以选择了不吭气。

我并非说“压力”不存在,而是宁愿换一个说法,叫做“张力”。“压力”者云,某种力量来自某一头,即掌握权力者,是这些人能够对另外一些人施加力量;而另外一些人则处于这种压力之下,他们主要是被动的。“张力”则不然。“张力”指的是两头使力,就像一根绳子,由两头拽着,双方都在施加力量,没有一方仅仅是主动的,也没有一方仅仅是被动的。某种格局也是双方造成的,而不是单方面能够决定的。

Read more

腓立比书 章2: 3-16 - 圣经 和合本

on Nov 14, 2017

凡事不可结党,不可贪图虚浮的荣耀;只要存心谦卑,各人看别人比自己强。各人不要单顾自己的事,也要顾别人的事。你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他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所以,神将他升为至高,又赐给他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使荣耀归与父神。这样看来,我亲爱的弟兄,你们既是常顺服的,不但我在你们那里,就是我如今不在你们那里,更是顺服的,就当恐惧战兢做成你们得救的工夫。因为你们立志行事都是神在你们心里运行,为要成就他的美意。凡所行的,都不要发怨言,起争论,使你们无可指摘,诚实无伪,在这弯曲悖谬的世代作神无瑕疵的儿女。你们显在这世代中,好像明光照耀,将生命的道表明出来,叫我在基督的日子好夸我没有空跑,也没有徒劳。

Read more

20120920 | 蔡成平:“九•一八”之际谈爱国 - FT中文网

on Nov 03, 2017 · 1 min read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46617?full=y

在钓鱼岛问题上,中日两国舆论环境存在鲜明的温度差,日本国内舆论虽有报道,但还不至于铺天盖地,问题焦点主要集中于中国国内的反日示威,以及中国海监船维权等,虽有点紧张的气氛,但基本上感受不到火药味。国内某大媒体的记者专程来日本做专题,领导指示“要多关注日本国民是否很紧张”、“在日华人是否处于危险中”、“日本政府是否认识到了问题严重性”等,但当他来到东京后,截然不同的氛围让其“哭笑不得”。

国内各大媒体几无例外地将钓鱼岛事件作为“头等大事”来报道,不管多么地不现实,呼吁不妨与日本打一场小规模局部战争的中国专家的言论仍不绝于耳,司马南甚至在微博上质问,“日本唯一恐惧的是中国的核弹。中国的核弹到底在什么时候用?”

石原慎太郎曾感慨说,“日本没有爱国主义、民族主义……日本已经堕落为个人主义之国”。的确,在日本,民众对政治几乎不关心,偶尔关心时也多为消费税增税等关乎切身利益的议题;提到战争则普遍表现得很厌恶,即使在领土问题上,日本人也很少使用“领土神圣不可侵犯”等泛政治化的语言;日本政府虽宣传“钓鱼岛是日本固有领土”,但百姓未必全然相信,笔者接触的很多日本人都开玩笑说“干脆炸掉吧”。

日本人平时基本上都闭口不谈“爱国”,“爱国主义”一词从战后至今都略带贬义色彩。当石原慎太郎和大阪市长桥下彻推动制定条例,要求“升国旗唱国歌需起立”时,引起日本社会的轩然大波,以致发展到对簿公堂。

日本战后最著名的作家三岛由纪夫曾如是说道,“作为‘国’之一员,不将自己置身于‘国’中,而是用一个‘爱’字,将‘国’摆到自己的对面,人为摆出一种自我高度,如同面对把玩物一般,如同爱一只小狗、爱一个花瓶一般——这实在是对‘国’的傲慢。这不是爱国,而是自恋”

Read more

20100729 | 王佩: 对每一次不义,用每一种手段说不。即便无法撼动大局,也要光照你所在的小地方。

on Nov 03, 2017
Read more

20050929 | 熊培云:争自己的传统,就是争国家的自由

on Oct 14, 2017 · 1 min read

http://xiongpeiyun.over-blog.com/article-925191.html

2005年9月28日是孔子2556岁诞辰日,世界各地举行祭孔仪式,中央电视台也首次直播“2005全球联合祭孔”。在日渐多元化的中国,我宁愿把它看成是一场古装戏。然而,近几年来,有些人却很认真,甚至打着“文化保守主义”的旗号主张把儒教立为国教。对于这些主张,我虽然波澜不惊,毕竟不乐见,就像28日在网上看到分祭点之一的长春文庙里上演“三拜九叩”的祭祀大典一样。对于我曾经抨击的“数字化统治”,所谓“三拜九叩”、“三从四德”,“三纲五常”等汉语数字真理,我素来神经敏感。

九十年代以降,随着民族主义的抬头,中国“尊孔运动”热闹非凡。及至去年更是如火如荼,出了“读经运动”、“汉服秀”、“文化保守主义”,从文化生态上来说,这一切本无可厚非。让我忧虑的是,那些锦衣玉食的才子佳人,何苦非要在中国选出个“文化黄帝”来。

“天下苦秦久矣”,此苦自在专制主义。众所周知,自始皇帝以后,中国大一统思想盛行。在此背景下,中国历史上的所谓传统,都在不同程度上践行着“成王败寇”的宿命。秦始皇和若干年后活跃于柏林的希特勒一样,举着书本搞“篝火晚会”,或将人种到庄稼地里去,无非是想形成一种新的独一无二的传统。

Read more

20120821 | 唐辛子:讲礼貌的日本人为什么不让座?

on Oct 14, 2017 · 1 min read

http://tang-xinzi.blog.163.com/blog/static/127089339201272173243707/

虽然外婆认为日本人没有中国人长得美,但还是不得不点头承认:日本人的礼貌与公德比咱们中国人要美。例如她走在路上,看到她要过马路,行驶的车辆会停下来让她先过,开车的人甚至还会坐在车中的驾驶座位上,朝她微笑着鞠躬示意;家附近的花店,每天傍晚关门时,一盆盆美丽的鲜花就那么随意地在室外搁着,也不会被人顺手“牵”走;当地农民卖蔬菜,只需将蔬菜摆放在路边,旁边再放一个装钱用的纸盒子,写上“一百日元一份”,人便可以自顾自地走开—-到了傍晚只管来收钱就是,不会有人贪便宜拿了蔬菜不给钱,也不会有人因为蔬菜摊无人照看去偷走纸盒子里的钱。日本人不懂得什么叫“面子学”,但他们有与生俱来的“耻文化”,一份“羞耻感”左右着他们的公德情操。

Read more

20121031 | 李宏彬:读高中为什么没有经济回报?

on Oct 14, 2017

新世纪以来,中国的教育回报率稳定在10%左右,即在考虑了性别、工作经验和地域等因素后,多读一年书可多获得10%的工资收入,已达到世界平均水平。在所有教育级别中,大学的教育回报率最高。2009年城镇大学毕业生的工资要比高中毕业生高49%,而同期欧美发达国家的同一指标为40%。

在中国,用一般方法估计的年教育回报率为8.4%;当我们分离出个人能力、家庭背景的影响后,教育回报率下降至2.7%。也就是说,尽管多接受一年教育可以提高收入8.4%,但其中近七成的回报来源于个体自身的能力和家庭背景,而教育本身只能使其收入提高2.7%。

对于没有上大学,仅完成高中教育的人来说,高中教育没有任何回报,即高中毕业生收入和初中生毕业生一样多。

高中三年的发奋苦读为什么不能带来回报呢?教育体制难逃其咎。中国的高等教育资源相对稀缺,对高等教育资源的竞争格外激烈。为了学生在高考中金榜题名,高中教育完全是考试导向。虽然高中学制为三年,但通常情况下,全部课程在一年半或者更短时间内就已完成,其余时间全部用来准备高考。学校和老师们的奖惩很大程度上也取决于学生的高考成绩,因此老师们也没有激励去教授学生其它知识和技能。因为高中三年都在重复做题、考试中度过,学生们在高中所学到的技能在高考结束后就失去了意义。如果考不上大学,高中日复一日训练的考试技能无法给学生带来经济回报。

职业教育和高等教育则不同,这些教育以就业为导向,获得的知识、技巧更有可能转化为在工作上的生产力,帮助他们获得更高报酬。

也就是说,中国的高中教育已蜕变为一种人才选拔机制,高中教育本身并没有任何经济回报。挣扎在高中题海中的学生们恐怕该重新审视自己的规划了,那些对考试既不擅长也无兴趣的青年人,高中的拼搏对他们来说已沦为一场为圆大学梦而进行的豪赌,但三年的青春是一笔太过昂贵的赌注。或许那些垂头丧气的高考落榜生,本可以在职业教育中学有所成、业有所立。

政策制定者更应反思,高中教育的零回报折射出的是国家层面上教育资源配置的不合理。既然在高等教育资源稀缺的现实下,高中教育不可避免地要承担起人才选拔的职能,那么我们不妨压缩高中学制,让这种“没有回报的选拔”更短些、更快些。进一步地,政府要给职业教育以更多的关注和支持,打破社会偏见,引导青年人合理地择校,接受“物有所值”的教育。

Read more
Add new post

Title

21 hours ago · 2 min read ·
3 comments
Body
Read more

Not found

Title

21 hours ago · 2 min read

0 Comments:

user_name1 day ago
Reply
Body
This page is a preview of ZeroNet. Start your own ZeroNet for complete experience. Lear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