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diting: Post:21.body Save Delete Cancel
Content changed Sign & Publish new content

艺文点滴

艺术/创意/设计/建筑/文学/服饰/摄影/Beauty

Follow in NewsfeedFollowing

Latest comments:

20130201 | 罗天昊:上海比北京强在哪儿? - FT中文网

on Nov 03, 2017

https://www.ftchinese.com/story/001048784?full=y

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上海和北京分别称为中国人口第一和第二大城市。2012年末,北京常住人口为 2069万。上海常住人口是2347万。就面积而言,北京市总面积比上海大一倍有余,人口比上海稍少,但是,说到首都,风传为“首堵”,为何同为大城市,上海的堵车情况,要远远好于北京?

2011年(2012年数据还不全面,暂以2011年统计),北京总产值约16000亿。北京各个区中,朝阳、海淀、丰台、石景山、东城、西城六区的产值超过11000亿,占北京总产值的四分之三左右,而其面积,却不到全市面积的8%,也就是说,北京的城区经济产出效率,大约是郊区的30倍。其中,产值最大的朝阳区,其产值超过3000亿,而产出效率最高的西城区,总产值达到2100亿,是延庆的大约30倍,而其面积只有延庆的约四十分之一,单位土地面积产出效率足足高出1000倍左右。

城区与郊区差别的过大,固然使中心城区产生了聚焦效应,但是,也造成了郊区的塌陷。由于城市中心经济力量的集中,北京的资源基本被城区掌握,如此,人口亦主要被城区吸附。目前,北京市区总人口超过郊区总人口。城区的人口密度,十倍于郊区。

有大部分人是在城区上班,而散居在通州、昌平、房山、大兴、顺义等郊区,形成了各种各样的“睡城”。而这些散居在郊区的人口,其白天的活动,仍然需要占用城区的资源,道路交通,亦是如此,在北京,每天下班时间,往通州方向的车辆,从来都是黑压压一片,连绵数十里。

不仅交通拥堵根源于此,北京的房价贵,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核心城区发达,而郊区落后,所有的资源都集中在市区,自然人口也向中心城区集中,导致中心城区土地压力增大。中心城区房价自然居高不下。

中国的大城市,基本都堵车厉害,但是,论其程度,上海却较北京稍轻,一个重要原因,即是上海发展相对均衡。

相对而言,上海主城区产值,大约占总产值的40%强,而且比较分散,浦东新区是上海产值最大的区,俨然新城区,分流了上海的很大部分人口,郊区如青浦、闵行等区,产值与核心区基本持平,可谓是郊区强镇。这些郊区强镇,容纳了大量的工业人口。而上海主城区人口,不过700万左右,不到总人口的三分之一。

北京东部的通州新城未来计划打造成东方CBD,实现北京中心的东移,而南部的大兴,亦将重新规划。此外,北部的顺义被定为为北京未来的研发新区,其他如密云要做北京的休闲之都,怀柔要打造北京的文化产业基地等。

大城市的魅力,不仅在于中心城区的繁荣,还在于“小镇式繁荣”, 而不是似当下这样,五环内灯火辉煌,五环外一片静寂。大城小区,大市小镇,方是北京的未来大势。

加快东扩南进计划,形成北京的普遍繁荣和均衡发展,方才可以分流人口,彻底解决交通问题。而目前的限行,只是权益之计,而非雄略之策。

北京郊区发展大计,十年可成,则“踏平北京”,解决拥堵,亦只需十年。

相对而言,京津冀经济区的发达程度远远落后于长三角。长三角不仅有中心城市上海,亦有杭州、苏州、绍兴、嘉兴、无锡、扬州等等十余个经济发达的重镇,就经济总量而言,除龙头城市上海外,苏州产值亦超过万亿。杭州超过7000亿,无锡和南京均超过6000亿。这些经济重镇,亦吸引了无数的就业人口。分散了涌向上海的人流。

反观环渤海经济区,只有京津独大,唐山刚过5000亿大关。连河北省会城市石家庄的产值都没有超过5000亿。而且民营经济不振,几乎所有的人口,都涌向了京津,尤其是北京,其他城市,都无法分流人口。

上海相对北京的另外一个优势是,上海虽然贵为中国最大的经济中心,却无过多负担,相反,北京作为中国的国家中心城市,集中了全国性的政治、文化、教育资源,尤其是主城区,雾霾笼罩之下,暗藏重重机关。每日“跑部钱进”的车流人流,足以投江断流,欲求不堵可得乎?

将大部分央企总部搬出北京,将部分高校搬出北京,将部分政府机关搬出中心城区乃至分散全国,虽暂时不太现实,对于长久而言,却不失为良策。

Read more

20080102 | 乱象,印迹:关于阅读的两点体会

on Oct 14, 2017 · 1 min read

http://www.luanxiang.org/blog/?p=396

1.阅读可以增长人的经验

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每天都会面临选择,选择往往离不开经验。许多时候我们无所适从、不知所措,是因为没有相应的经验,有了相应的经验,就不会那么茫然;如果经验丰富,往往能够“驾轻就熟”,如何选择,如何办事,就不在话下了。

然而,依靠亲身体会来积累经验,往往存在诸多掣肘:速度慢不说,更主要的是,许多时候受制于各种客观条件,譬如时空的限制,完全无法“未雨绸缪”地获得经验;结果,事到临头一筹莫展,硬着头皮盲人摸象,只能听天由命了。

Read more

20151023 | 王小峰:逆向创作

on Oct 12, 2017 · 3 min read

最近看完了美国音乐人戴维·伯恩的书《制造音乐》,关于这本书以后有机会我想好好介绍一下,这次提到这本书,是因为他开篇有一个章节,叫《逆向创作》。他根据音乐发展的过程总结出的规律,或者观点(结合他自己的音乐创作经历),跟过去很多人对音乐创作的理解不太一样:音乐是怎么创作出来的?再扩大一下,对作家、艺术家来说,一篇文章,一幅画是怎么创作出来的?

过去我们看到更多的创作经验谈大都是——创作者有一个灵感,并且幸运的是他抓住了,然后一个作品就这样诞生了。如果再刨根问底,为什么灵感会让他创作出那样的作品?创作者会说:灵感会激活激情,激情就像来自地下深处的压力一样,让泉水汩汩喷涌而出,压都压不住。

没错,我们一直认为创作过程是这样的,并且对此深信不疑。但是,如果你再追问:为什么你会写出一部现实主义题材而不是浪漫主义题材的小说?写出一首忧郁的布鲁斯风格而不是清新的民谣风格的歌曲?画出一幅超现实主义风格而不是古典主义风格的画作?创作者也一定会抛出更多经验之谈,来告诉你他为什么会用这样的方式创作,但可能都回避或忽略一个事实。

这就是戴维·伯恩的观点:“我们不经意地、本能地让作品去迎合现存的格式。”

Read more

20140826 | 澳门摄影师展示澳门风情 | 南早香港指南

on Oct 12, 2017 · less than 1 min read

Rebecca Wong

Rebecca1.jpg (675x900)

我在澳门土生土长,对摄影一直不大感兴趣。 2005年我买了第一部单镜反光相机,但只是在旅行时偶尔使用。 2010年我随一个摄影团去桂林阳朔旅游,之后才开始对摄影认真起来。我把那次拍的照片上载到外国的摄影网站,得到很好的评价,让我非常鼓舞,于是便更用心钻研摄影,希望拍出自己的风格。

Read more

20151012 | Weapon Of Mass Instruction: Artist Creates A Tank That Delivers Free Books | Bored Panda

on Oct 08, 2017
Read more

20090723 | 魏武挥:天威难测 才有皇恩浩荡

on Oct 03, 2017

http://weiwuhui.com/2453.html

西游记里有三个国王,莫名其妙地得罪了神仙,于是便狠狠受了回苦。

其一,凤仙郡,三年不雨,孙悟空上天探听,得知,由于郡侯(也算是个国王吧)和老婆吵架砸了给玉帝的供品,便受此罚。得知缘由后,摆酒席一顿,便了结此事。

其二,乌鸡国国王被扔到井里泡了三年,还是孙悟空去打听,原来是当初把文珠菩萨扔到水里三天,该有此罚。

其三,朱紫国国王的老婆被妖怪抓走,依然是孙悟空询问,原来是国王当年射杀了神仙的儿子孔雀,受此“拆凤三年”的惩罚。

有趣的是,这三个受罚者,若不是孙悟空这个中介上下奔走,恐怕到了阎王殿都不晓得自己是为何受罚的。总而言之,一句话:天威难测。

也正是因为天威难测,于是得救后便惶恐再三,深感罪孽深重,感激涕淋: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得救啊!全然忘记了,当年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便是它一手造就的。

皇恩怎么浩荡起来的?便是这个难测的天威。如果能测了,那就是该的,那就不必浩荡了。

听上去很诡异的逻辑,但在现实中,我们见得还不够多么?

难测天威之下,继P、F、Y、T四个老外跑边上玩强手之后,我们的饭哥嘀弟啥姐叽妹也刚好凑起一桌了。

BTW,要关注一下孙悟空这个中介的。如果不是难测天威,有他什么事儿?

Read more

20070803 | 和菜头:山的那一边

on Oct 03, 2017

丽江的房价相对很对大城市来说极为低廉,这就让人产生一种误解:住在丽江。相信很多人都产生过类似的想法,准备退休以后寻找一个小城镇住下,在那里终老。冯唐和宁财神就是这么做的,不过不是在丽江买房,而是在大理。而且,他们并没有打算要卖掉自己在北京或者上海的家宅。看到2000一平米的房价,想着那雪山,那青草,美丽的喇嘛庙,的确让人觉得抓狂。怀疑自己是不是疯了,为什么要在人口密度如此之大,房价如此之高,竞争如此之激烈,空气如此之浑浊,物价如此之昂贵,交通如此之瘫痪的一级城市甚至是超级城市里生活。是啊,几时归去?对一峰山,邻一镜水,泡一壶茶,偷得半日闲?

要这么想,存在一种风险:指称在一级城市里生活的上亿人都疯了。那么多人都疯了,就一定有疯的理由。大城市和超级城市如此不堪,但是还是有那么多人打破头想挤进去,说明里面一定有某种价值判断。最简单的例子:假若你生病了,是会选择大城市的医院治疗还是到小城镇的医院去?你的孩子要高考,和北京的孩子相比,一个小镇少年进入北大的几率是高还是低?不单是这些生活保障方面的问题,如果在一个小城镇,你可能永远看不到百老汇的音乐剧,也不会有一家超过5万册书籍的书店,辞职以后转职的机会微乎其微。当然,房价很便宜,空气很清新,街道上的行人和车辆都很少。

没有两全其美的好事,北京不可能只有500万人口,气候不可能像昆明,房价不可能像丽江。尽管可能有人会反驳说,也许那些书店医院剧院一辈子都用不到一次。但是谁都知道,宾馆房间里如果有冰箱和保险柜,无论你用或者不用,房价都要高出一截来。你要为可能性埋单,正如北漂族并不可能人人成功,但是人人都得在成功前在北京艰难求活。除去地产商人的黑心,北京上海广州的房价也不会低到哪里去。

会不会有人因为房价的原因,放弃自己的户籍?放弃无数就业机会?放弃高质量的生活报障体系?有,的确有,但是绝对是少数中的少数。绝大多数人会作出合乎理性的选择,城市贫民哪怕穷到揭不开锅,大概也绝对不会杀出城外,奔向更广阔的农村天地。有选择城市的,但是没有听说选择房价的。这只是人之常情,恨人有笑人无。我这里的房子的确便宜,那么谁愿意来这个平均工资不到1000元的地区,喝30块钱一小瓶的啤酒?

宁静的小镇生活早已经远去,但是它还依然存在于各种人的记忆里。每个人都会不遗余力地赞美自己的故乡,但是一二代移民除外。谈及生活就像孔雀开屏,给人看到的永远是美好的正面。人人都知道转过去有另外一种存在,只是顽固地选择相信:美好在山的那一边。

Read more

20120727 | 北京暴雨后 看德国城市的防汛排水设计

on Sep 26, 2017

http://www.dw.com/zh/%E5%8C%97%E4%BA%AC%E6%9A%B4%E9%9B%A8%E5%90%8E-%E7%9C%8B%E5%BE%B7%E5%9B%BD%E5%9F%8E%E5%B8%82%E7%9A%84%E9%98%B2%E6%B1%9B%E6%8E%92%E6%B0%B4%E8%AE%BE%E8%AE%A1/a-16128296?maca=chi-rss-chi-all-1127-rdf&zhongwen=simp

德国之声就此专访了汉堡城市排水事务公司(HSE)排水规划部门的负责人居内(Christian Günner)。他介绍说,汉堡的城市排水设施是一个复杂的,多层次的体系:

"并非每一场暴雨都能通过这些人工的技术手段来对付。不过,我们能对付大约两年一遇的暴雨。"

居内强调,根据欧盟及德国的相关法规,如果暴雨超过两年一遇的标准,水务部门就没有义务去保证排水顺畅。

仅从这一点来看,北京等中国大城市的排水标准并不算非常低。据北京防汛办公室的数据,根据地段不同,北京的排水系统设计容量为应付1~3年一遇的大雨,而在天安门、奥林匹克公园附近,排水管线是按照5年一遇的标准设计的。

德国斯倍安建筑咨询公司(Stadtbau-Atelier)驻华总代表、注册规划师李宏则指出:

"完全要靠人工的管网去把雨水排出的话,就会遇到一个问题,那就是设计的(排水)能力一定是有限的,不论中国还是德国。设计能力有限,一旦遇到超出能力范围的降雨,就会发生比较严重的后果。"

李宏认为,中国与德国,存在着城市规划理念上的差距;在排水系统设计上,关键差别不在于排水能力的多寡、排水管道的粗细,而同样在于理念。他指出,德国城市在发展过程中,较好地保留了天然的河网水系、湿地绿化

"降雨量如果大的话,一方面要靠城市管网系统来排放到河道里去,但很大一方面,则是靠城市范围里的绿地、湿地、林地。这些其实也有储存雨水的能力。"

而中国的大城市,由于面临巨大的人口压力,可谓寸土寸金,难以像欧洲城市一般,保留大量的绿地或者开放水系。

"将一些公共活动场所,有意识地设计成暴雨时可以积存雨水的场所。在干燥季节,人们不会注意到这地方还会成为'水库',但是如果雨量太大,就可以将周边地区的雨水导入到这个区域。关键是,要留出这样的积水区,并且要想办法让周边地区的雨水能够流入这里。"

在汉堡的部分低洼地区,建筑设计充分考虑了淹水情况,允许在极端情况下淹没。由于准备充分,这种设计节约了防汛排涝设施的投入,也保证了生命财产的安全。

在汉堡港口新城等容易积水的地区,地下车库等设施都有防水门;一旦收到政府发出的预警,就能封闭。大水来袭,一座座建筑就成为了坚不可摧的要塞。而在水面上方,建筑之间通过天桥相连,行人、以及救护车等应急车辆依然能够抵达各栋房屋。

汉堡的仓库城以及临近的港口新城地处城市低洼地带,而且就在易北河边。一旦发生河水暴涨,便会出现积水。据熟悉此地规划细节的李宏介绍,港口新城的建筑充分考虑到了水位暴涨的情况,底楼的门窗都采用密闭设计,即便淹没于积水中,也不会造成损失。

这样的好处是,可以减小城市的防汛投入。

在汉堡,市政部门都对各积水点进行过详细的排查;如果无法杜绝某处再次积水,就会设立显著的警示标志,警告市民在极端情况下不要靠近、或者不要将车辆泊停与该处,必要时,危险区域还会在暴雨来临前及时封闭。

Read more

20150202 | 16 Colorful Photos of Times Square, New York in the 1960s ~ vintage everyday #纽约

on Sep 26, 2017
Read more

20101230 | 许知远:剑桥杂忆(一)

on Sep 26, 2017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36261/

来剑桥的第一个月,我每天晨跑。从赫肖尔路上我住的克莱尔堂开始,绕过有着飞檐与亭台的李约瑟研究所,回到格兰杰路,穿过一片草坪,进入圣约翰学院的铁制后门,剑河上的小桥,被中世纪红砖墙包围起的中庭。白衣的厨师们推着餐车进入饭堂,黑衣的看门人在门口闲站着,看到我跑过来,偶尔问一句“早晨好,先生”。穿过圣约翰的前门,来到市中心。要到十月才正式开学,小镇的清晨仍很安静,科斯达咖啡馆刚刚传出研磨机的轰鸣声,海佛斯书店的铝合金门才拉上去。我仿佛无意闯入了一张明信片,一切精致如画,有如梦幻。

它和我刚刚离开的北京,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虽自称有三千年的历史,北京却是一座崭新、躁动的城市,岁月没有给它智慧与从容,只有慌乱与焦灼。无处不在的噪音、不断涌起的高楼、闪烁不停的霓虹灯、灰尘与废气笼罩的天空、黑压压的人群……在它不断变化、活力十足的外表下,是道德、审美上的衰败,精神上的僵化。权力与金钱的逻辑统治着一切——建筑的外观、马路的宽度、空气的质量、艺术的品位,还有人的内心。因为没有内在的准则,人们被速度、规模、亢奋吸引,因为这速度、规模与亢奋,人们没有耐心与机会建立自己的内在准则。

剑桥是用脚与自行车轮丈量的城市,步行五分钟就能到达的音乐厅,十分钟的戏院,十五分钟的电影院,四处散落的咖啡店、酒吧、草坪与书店。它也是缓慢生长的社区,十三世纪的彼德豪斯学院,十五世纪的三一学院,十六世纪的圣玛丽大教堂,一八八七年的菲兹比利餐厅,十年前才建起的新卡文迪许实验室……它的新时代,不以埋葬旧时代为代价。平衡感贯穿于每一个角落。这里是现代科学的发源地,教堂的钟声在每个傍晚扩散在城市里;这里涌动新思想,但传统得到无限尊敬,拉丁语的祝词之后,晚餐才正式开始;这里遵循着等级制度,只有研究员才能踩过学院的草坪,坐在高桌上吃饭,但智力上的挑战却被无限推崇;藏书八百万册的图书馆象征着文明的延续,但草坪上总躺着懒散的牛群, 天鹅与野鸭都在剑河上游荡;这里的年轻人被鼓励自由精神,却也强调纪律与竞争,你可以生活闲暇,也可以穿进每一间教室,倾听托马斯•阿奎纳的神学、约翰•斯图亚特•密尔的自由主义、或是日本电影的变迁……

知识、传统、教养、自然、安静、大把闲暇的时光,这里有我在北京渴望的一切。我期望它能平缓我越来越强的焦躁与无力感,给我的写作生涯注入新的动力。

Read more

2008 | 贝塔斯曼书友会

on Sep 26, 2017 · 8 min read

20080622 | 贝塔斯曼败走中国内情:简单拷贝失效 - 经济观察报

杨阳

虽说坚持是一种美德,但也许正因如此,贝塔斯曼至今只能在中国收获一个10余年的亏损。

在中国至今仍未盈利的贝塔斯曼发现,中国的连锁书店已成烧钱的“火炉”,并无法改变。于是这家公司决定,在8月份开始之前,关闭旗下36家连锁书店业务。

贝塔斯曼对中国市场的耐心可谓已经够足,但一个过时的运营模式、一个不紧跟时代的战略方向,被认为注定了贝塔斯曼在中国的图书销售业务大失所望。

空降的高管

2008年6月13日,北京贝塔斯曼二十一世纪图书连锁有限公司(简称“北京贝塔斯曼”)宣布,将于7月31日前,全部关闭其全国范围内的36家连锁书店业务。

Read more

20120824 | Jacek Yerka IX. | M l ý n #阅读 #书架 #水库

on Sep 20, 2017
Read more

20151220 | 在纽约,那些随处可见的低头阅读者 - 纽约时报

on Sep 10, 2017
Read more

20081012 | 胡洪侠:三十年了!有多少书我们还会想起?(一份基础书单)

on Aug 31, 2017 · 5 min read

我们正在搞“三十年三十本书”评选活动。活动本身没什么创意,倒是遴选书目的过程妙趣横生,时时触动怀旧思绪。通过公开征集和初选评委讨论,先选出了三十年间出版的两百本书。标准当然有一大堆,比如,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书属必读书,不选;同一个作者只选一本;注重产生广泛影响的书;照顾年份但不唯年份,兼顾类别但不强求全面,等等。遗珠之憾肯定是有的,不该选进来但也糊里糊涂跑进来的也有,人多嘴杂,实难统一。最大的乐趣在于,看看这些书目,你也许会想起许多过去的日子,然后感叹一声:都三十年了,过得真快啊。

你如果有补充,不妨回一下帖,说说内心深处难忘的书。

1978年——

1. 《1932—1972年美国实录:光荣与梦想》,威廉•曼彻斯特 著,广州外国语学院翻译组 译,朔望、董乐山、关在汉 校,商务印书馆,1978

2. 《哥德巴赫猜想》徐迟 著,人民文学出版社,1978

3. 《草叶集》惠特曼 著 , 楚图南 译 人民文学出版社 , 1978

Read more

20160308 | 日本攝影:山本昌男 - 壹讀

on Aug 25, 2017

https://read01.com/jEj2AG.html

山本昌男 Masao Yamamoto(1957-),日本籍著名攝影師、寫真藝術家。是繼森山大道、荒木經惟之後最具國際影響力的日本攝影師之一。代表個展有《川》等。

Yamamoto.jpg (960x1355)

Read more
Add new post

Title

21 hours ago · 2 min read ·
3 comments
Body
Read more

Not found

Title

21 hours ago · 2 min read

0 Comments:

user_name1 day ago
Reply
Body
This page is a preview of ZeroNet. Start your own ZeroNet for complete experience. Learn More